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伺候丽姐
伺候丽姐
转场的第一天,水哥就弄到一单活儿,其实转场是经常有的事情,甚至可以说像伟哥这样的人,想上哪就可以上哪,他们有着丰厚的客户资源。只是碰巧的是,我入行半年一直没赶上转场这样的事情

  可能上半年的淡季比较长吧,这只是我的猜想,从春节前就开始淡下来,开过年事业上的事情比较多,气候也不怎么适合玩。一入夏就不一样了,能够旺到圣诞结束后甚至到农历小年之前。

  水哥带我进了一个包房,这个包房小的可以,在一个转角处的旮旯里,一个长条沙发估摸只能坐下4个人左右。一个女人大概37,8岁的样子坐在沙发的正中间磕着瓜子,伟哥跟另一个也得叫啥哥的男人分坐两边。

  说老实话,虽然听说过有40岁以下的女人来找鸭子,但是这还是小弟头次碰上。怎么说也像个商品摆那让人看了半年,但是这次居然有了跟第一次上班时的紧张。两眼看着这个应该称为少妇的女人,说不上美,但是绝对称得上艳,居然有了生理反应。

  那女人头向我的方向转了几次,却半天也没抬头看我,也没说一句话。水哥用肘拐了拐我说,叫丽姐。我这才缓缓神,低声叫了一声丽姐。丽姐方抬起了头,对我点了下头,然后转身对伟哥笑笑说,瘦了点。伟哥边赔着笑,边对着水哥摆摆手,水哥便准备领着我出去了。每个都说我瘦了,伟哥跟水哥其实都听习惯了,但是无奈得对得起我每隔几天就送去的烟啊,多少得拉我出来遛遛。

  其实我早就没刚来的时候瘦了,估计怎么也应该有75公斤了,可我这人不显胖。就在我即要退到门外的时候,丽姐突然说,就他吧,别换了。水哥居然在门口愣住了,可不是吗?我也愣住了,估计伟哥在沙发上也得愣上一会。可总算把我给销出去了一回吧,呵呵。过了好一会儿,丽姐依然满不在乎样的嗑着瓜子,伟哥先缓过神来,把我叫了过去让我坐下。水哥笑笑,鞠了个躬说,丽姐玩好。

  然后退出门外把门合上。

  说起来我入行也有半年了,可是根本没有坐过台,这我可应付不了,只是呆呆地在那坐着。伟哥和那另外一个什么哥也没当我存在一样,P颠P颠地哄着香艳的丽姐。他们喝着XO,玩着骰盅,我则呆坐在那看着满墙的液晶电视。深圳的夜总会包房里的电视墙中间挂着一个大概有48寸左右的液晶电视,左右还分别竖着挂俩小的大约是17存的液晶电视,这个包房很小,乍一看过去就像满墙的电视。

  其实我也没有一直盯着电视看,电视里泳装的妹妹实际远没有面前这位丽姐对我有诱惑力,放在平时,我自己掏钱玩这样一个少妇也会觉得值,因为妓女远没有如她般成熟的气质。丽姐仿佛也没多大心思做太多停留,玩得有些心不在焉,又似乎也在偷偷看我。

  又尴尬了好一会,丽姐问那什么哥,这个是新来的?那什么哥指指伟哥,伟哥忙说,是啊,刚来不久,不懂事。丽姐低下头嘀咕,没事,咱就玩到这吧,这小子我带走。说完拍拍那什么哥,那什么哥马上起身到门口把服务员叫了进来。

  服务员拿着一个装帧豪华的本子进来,打开摆在丽姐面前,清爽地说总共1840块,谢谢。天啊,为了叫一个外卖的鸭子,一开始先花掉1840,这点酒水也真够贵的。丽姐从背后找到一个时尚的包包,从里面掏出一个钱夹子打开,从里面抽出一张金光闪闪的中国银行信用卡片用拿着皮夹的手夹着,然后又从皮夹里抽出一张50元的钞票跟卡片一起放在打开在自己面前的本子上,服务员合上本子,鞠躬退下。

  丽姐起身开始收拾东西,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就回来了,还是那个本子,打开呈在丽姐面前。丽姐拿回自己的信用卡,然后拿出支笔在银联的回执单上签上名字,一切动作是那么熟练,优雅。服务员撕下回执副联递回给丽姐,照样合上本子鞠躬退下。

  伟哥跟那什么哥也起身给丽姐打了声招呼退下了,无非就是好好玩啊,玩好点啊什么的。伟哥还不忘笑得对着我故意大声说,小子,听话点。这种笑让我毛骨悚然。

  见伟哥他们出去了,丽姐走到我面前,抬头看着我。操,她这是干什么?不会是玩现场吧,别吓到我。

  我当然是紧张得不得了,只是无意中低头看见那白皙的胸脯,不那么大,甚至有些下垂,但是仿佛正是这样让人兴奋不已。我的脸唰地一下全红了,我能感觉自己的脸前所未有的烫。

  丽姐仿佛看见了我的窘态,笑了笑,转身说,挺高的嘛,跟我走吧。说完带我出了门去,站在门口的服务员再次鞠躬,目送着我们离开。

  我什么话也没说,继续红着那张脸,紧紧地跟着丽姐。大厅的喧闹我仿佛一点也感觉不到,丽姐仿佛也一点也没感觉到。我们径直没多久边来到了室外停车场,丽姐在一辆墨蓝色BMWZ4面前听了下来。

  上去吧,丽姐让我到另外一边上车。我很快到了另一边,伸手就去拉门,可是怎么也拉不开。丽姐一边哈哈大笑,一边掏出钥匙,滴滴一声响后说,再开试试。窘迫的我感到更加窘迫了,真恨不得脚下有个地缝让我钻进去,这不是耍我吗?

  丽姐照样是那么优雅的钻进了驾驶座,我慢慢吞吞地打开车门,踏进去坐了下来,拘束得厉害。丽姐突然很善解人意似的问,生气啦?呵呵,别嘛!话说得一点都不嗲,却让我混身鸡皮疙瘩。

  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车已经行驶上了深南大道,当年刚到深圳的时候,正是在这条壮观的大路上,我暗下决心,我一定要在这里闯出属于自己的天地。每每走到这条路上,我总是情不自禁要感叹命运的弄人。

  一路上丽姐跟我没有说半句话,我也没有出声,就这样任空气凝固着。我只是希望车永远也不要停下来,因为我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,我甚至异常害怕。

  真的,之前半年我都没有想象过这一天到来应该怎么应付,估计比大姑娘出嫁还难受吧,我甚至连TT这样重要的东西都没有想到过,到底该我准备,还是什么?跟一个陌生的女人该怎么调情?……操,为什么这么多问题一下子全涌了上来,疯啦。

  车终归是要停下来的,我还在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的时候,车已经缓缓驶进了竹子林东方银座的停车场。稀里糊涂就跟着丽姐下了车,从停车场直接进到了酒店。

  房间是丽姐事先订好的,她并没有急着回房间,而是说,陪我去喝杯饮料吧。

  我傻傻地点点头,只管跟着她走,我根本已经看不见周围的人,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人是懵的。

  我不知道这里是清吧还是咖啡厅,她点了一杯木瓜汁,给我点了一杯热巧克力。呵呵,他还是蛮细心的,木瓜应该是滋补的东西,曾经有个朋友天天在家炖木瓜汤,说是可以丰胸,哈哈,而据说巧克力是增进性欲的饮料。不过我的性欲仿佛不需要在增进了,即使我知道自己很紧张,但是这样一个少妇在我面前我也不可能不产生感觉,再说,我来深圳后应该还没有搞过女人。

  时间过得格外慢,我有点受不了了,杯中的巧克力已经快要凉掉看得出已经变得粘稠。丽姐总算喝好了,付了帐说,咱上楼吧。

  听到丽姐这么一说,我又觉得时间过得有点忒快了,刚到电梯间,电梯门就开了。高速的电梯很快就把我们送到了9层,天啦,我还没准备好啦。

  电梯在9层下完人就只剩下我跟丽姐了,气氛又开始尴尬起来,我有点怀疑,这个丽姐难不成也是第一次找鸭子?刚在夜总会看样子不像啊。电梯继续上到17楼停下来,丽姐一声不响地迈出电梯,我还是继续跟着,很快就到了她的房间。

  进了房间,插上房卡,丽姐把包包往床上一扔,便去了卫生间,没有管我。

  这是一间大床单房,我在在门庭有点无所适从,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大床上,打开电视看起来。歇眼看了看她在夜总会从背后摸出来的包包,呵呵,房间的灯光很明亮,我终于看清楚了包包上的两个背向的开口半圆,拼写出来应该Channel。这可能是我第一次看见香奈儿的时装包吧,我不是土包子,只是这种品牌不是仅仅不是土包子就能轻易看到的。

  丽姐从卫生间出来,在门庭的衣柜里拿出一件浴袍又钻进了卫生间,居然洗起澡来。我只好拿着电视遥控掰来掰去,电视节目多好看也不重要了,我满脑子里都在想等下该怎么进行下去,我恨不得现在临阵逃跑算了。

  卫生间的门再次打开了,一阵沐浴后的香气扑鼻而来。真是未见其人,先闻其味啊。

  丽姐披着浴袍走了出来,边擦着头发边说,你也去洗洗吧。我哦了一声,但是并没有起身,其实我是连洗澡该是个什么程序都忘记了。见我坐着还没动,丽姐在我身边坐了下来,看看电视,又看看我,说,帅哥,电视很好看吗?我稍愣了一下,居然说,是啊。其实我连电视里到底放的什么节目也说不清楚。

  丽姐是过来人,大概是明白了我的窘态,亲切的问,第一次出来很紧张吧?

  没事,跟在家里一样。

  说完便去到门庭,在衣柜里取出另一套浴袍来,过来递给我说,去吧。我不知所措地接过浴袍,和家里一样?怎么才和家里一样?我有家吗?家是什么样的?

  怎么可能和家里一样嘛。

  没办法,洗呗。拿着浴袍就去了卫生间,里面是个独立浴房,外面挂着一个可回收字样的袋子,我很好奇地拿下袋子打开来,原来是来收集第二天要洗的衣物的。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很猥亵,可能是太好奇了吧,想知道像丽姐这样的富姐穿什么样的内衣。我挂回袋子,走到卫生间门口验证门是不是反锁上了,正在这时,丽姐在外面敲门,帅哥,方便进来吗?

  我被这突然的敲门吓了一大跳,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,也许是刚才的窥视让我有些羞耻吧。这时丽姐说,没事,要是不方便就算了,你洗吧。我马上回过神来,慌忙说,方便,您进来吧。说完就把门打开了,心想,或许她还想跟和我再洗一遍呢,哈哈。

  丽姐的头发仿佛干的很快,听说过有一种干发布,没想到这么神气?电吹风可是在卫生间的啊。我正开着小差呢,发现丽姐并没有进来,问,有什么事吗?

  丽姐尴尬的笑笑说,没事,可能帮我把那个袋子拿出来吗?我说,行。急忙取下那个写着可回收字样的袋子递给她,她点点头便把门合上了。

  郁闷了,她是不是怕我偷看还是什么?哎,其实我也的确想看看,无非就是看看牌子,内容不都差不多吗?有什么好害羞的?不管那么多了,洗澡吧。

  在丽姐遗留下的沐浴香中很快就洗完了,我只穿了个内裤就套上浴袍跑出了卫生间。一出卫生间就跳上床去,从后面抱住正盘坐在床上看电视的丽姐。丽姐仿佛被我吓到,使了老劲尖叫了一声,其实我还想在她的耳畔轻轻说一声亲爱的,她这一叫,反过来把我吓到了。

  丽姐似乎很生气的样子,转身好象要打我的样子说,你还真把这里当家里了啊?

  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在洗澡的时候想出来的主意,我也是鼓足了胆子才有了刚才那一幕。没想到却惹到丽姐生气了,哎,我真没用。我很无奈地傻傻呆在那儿了。丽姐喘了一会儿气,说,没事了,你可是吓到我了,然后又是那消魂的一笑。

  本来我觉得刚才那样做可以缓解一下气氛,让大家都快点进入状态,快点完事对我才是最大的解脱啊。没想到弄成这样,我真的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了,我们俩都盯着电视,其实都没看进去。我就在想,这女人到底想怎样啊?我虽然没见多大世面,叫鸡也是有过几次的,每次洗完澡就直奔主题了啊,这女人倒是跟男人不一样呢。

  这个时候都已经快12点了,平时这个时候我都回住处了,或许都快睡着了呢,敢情她耍我玩儿呢?祖宗啊,等下我没车回去啦。一下就带我来这么远的地方。竹子林在福田中心区,我住罗湖东门,要是碰不上夜班BUS,回去一趟我大概得多花60几块呢,再说我明天不是还得去面馆上班吗?对了,还上个P班啊,她今天算是把我领出来了,照场子里的规矩,半个小时不满意是可以换人的,但是我在夜总会的时间就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了,钱怎么也得给我,除去回去得上缴的,还能落下2400块呢。

  正想着呢,丽姐突然转身紧紧盯着我的双眼,看得我毛骨悚然,慌忙中喊了丽姐一声,丽姐伸手抓住我的后脑勺,无比妩媚地说,叫丽丽姐。我便叫了一声丽丽姐,丽姐仰起头,一用力,把我的脑袋拉了过去,直顶着她的脖子,然后我感觉到一股力量把我往下摁。

  当我的头被按到丽姐的胸部的时候,我已经感到一阵眩晕,腰已经弯不下去了,于是赶紧调整了一下身体。就在我调整身体的一刹那,一股力量直接把我的头摁到的床上,我一抬头,正好看见自己的头被夹在了她的两腿之间。

  丽姐还在用力,我有些窒息,可是却一动也不敢动,她想干什么?

  我终于还是喘不过气来,挣扎着用手撑起身体,她被我顶翻在床上,而我,正好撑在她的身体之上。她仿佛已经进入了状态,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她调到了静音。

  说实话,那个架势,是谁也会受不了,她的浴袍已经松开了,一对白皙的乳房仿佛无比骄傲地看着我,一看就知道这对乳房是经过精心保养的,乳头还是带着一丝的粉色。我再也忍受不住了,猛地扑到了丽姐身上,使劲的亲吻上去,丽姐闪了一下之后便开始迎合我疯狂的吻。

  只不过,丽姐仍然不依不饶的把我的头往下摁。我开始明白她的意思了,嘴唇开始慢慢往下亲吻,经过乳房,小腹,来到她所希望的终点。丽姐不停扭动着自己的身体,我趁她抬起P股的那一刹,褪下了她的内裤,也忘记了刚才的好奇,没看啥牌子的就扔到了一边,将自己的头深深埋了进去。

  丽姐反应很强烈,抬起双腿,缠绕在我的肩膀上,A片倒是看了不少,亲自干这个我倒是第一次,总也找不到窍门,再加上她的腿压得我腰板真是有点受不了。她还时不时把手伸到下面抱住我的头,似乎在引导着我去舔她最敏感的那个位置,根本不知道我其实很想吐。不过说实话,她那里并没有任何异味,哪怕是分泌物也没任何异味,这跟我想象的不一样,我一直认为女人那里是很臭的。

  我就这样坚持了很久,她丝毫没有让我上去的意思,依然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,依然把腿时紧时送地缠在我的肩膀上。我只有很无助地让自己的舌头做着机械地反复。丽姐的叫声很压抑,仿佛是故意克制着自己不让喊出来,不过很容易能听出来她很想喊。

  我已经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丽姐已经满身是汗了,双手开始把我的头往外推,我的噩梦总算有了个段落。

  长时间的抬头趴着让我几乎直不起来身子,看见丽姐坐起来用浴袍大概得擦了擦身上的汗水,然后在床头把包包来了过来。难道这就完事付帐了?晕,敢情女人是这么玩男人的啊?

  丽姐从包包里拿出一包绿色万宝路,抽出一支丢给我说,抽一根儿。她甚至都没有问我抽不抽烟。

  我拿起烟叼在嘴里,这才发现嘴巴已经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她给我点燃烟,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支。

  我们都只顾着抽自己的烟,都没有说话,过了好半天,丽姐说,今天留下吧,我跟你老板没说过夜,我按过夜给你钱。

  我不知道该是兴奋还是什么,难道今天晚上还要帮她做?或许我应该兴奋吧,毕竟我现在需要很多钱,我欠的钱估计只有借我钱的人们才清楚吧,反正我已经是记不清楚了。过夜是5000块,我按快餐交公司600块,还能落下4600块,不知道能不能还上一半的债务。

  我看看时间,已经夜里近2点了,的确也是回不去了,既来之则安之吧,豁出去了。

  我看看丽姐,不由自主地眼神有点往下沉,丽姐察觉了什么,胸巴巴地说,转过头去。我乖乖地转头去看电视,丽姐爬到床上找到自己的内裤,慌忙穿上,但是她并没有穿上浴袍,而是拉开被子钻了进去,将枕头垫得高高的压在后背。

  我看了看自己,连内裤都没脱过,浴袍估计是被她用脚登掉了,光着膀子,原来我还是这么瘦。

  不知道是丽姐什么时候加了空调还是天气突然冷下来,我一下子有些冷了,于是转身看看丽姐,问,我可以进被子里来吗?丽姐从身后抽出一个枕头并排放好,暗示我可以,于是我也钻进了被子。

  电视里放的是一挡谈话节目,很无聊的说。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把自己的胳膊放在了丽姐脖子下面,而丽姐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就这样枕着。这样让我有了跟大学那个女孩子在一起的感觉,紧绷着的心也算有了许多缓解。

  电视并不好看,而丽姐也不愿开口讲话,我多少还是有写无所适从。丽姐无意中翻了个身,这一翻身,正好让她的头枕在了我的胸膛上。这个动作让我异常冲动,一把抽出自己的胳膊,转身将丽姐压在身下。

  丽姐被我又一次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,问,你想做什么?我没说话,只是就这样看着她。她将我推开,指指卫生间,十分抱歉的是我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?

  想上厕所?可是她想去就去呗,为什么还躺着不动?难道叫我去上厕所?或者让我去再洗一次?不是吧。

  这种五星级酒店我也住过,估摸是让我去卫生间拿什么东西吧,于是下床去了卫生间,进了卫生间,四处打量了一下,仿佛没有什么可拿的啊。就在这时候,脑海突然一灵光,难不成是TT?我在收费货架上翻出一盒3片装的杰士邦,看看价,30块,操,管他?拿了再说。

  我把TT藏在身后跑着爬上大床,钻进被窝,抽出拿着TT的手在她面前晃晃,色咪咪地问,是不是这个?她估计很喜欢我色咪咪的样子,笑了笑一把把我抱过去,微微有点胖的她如此有劲,再一次成功让我差点窒息。

  我把头从她怀抱里抽出来,拆出一个单包装的TT,然后伸手把被子拉过头顶,然后猛地扑在她的身上,心想今天怎么让我把你操一次。拉上被子是因为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放不开。

  她仿佛也很喜欢我这样,紧紧把我抱住,但是却怎么也不让我亲她的嘴了,估计是因为我刚才帮她KJ过吧。NND,难道自己的东西还会嫌弃?不管了,使劲抓住两个大咪咪,在她的脖子跟耳后一阵狂吻。

  并慢慢腾出一支手伸向了她的私处,没想到她并不允许我将手插进去,真TM没意思,不就是这档子事,还这么多顾虑。

  虽然很煞风景,但是我还是想拿到钱的,于是便依了她。我那话儿早就挺拔得很了,耐不住太久的调情,边亲吻着大咪咪,边撕开了TT的袋子,套在自己那话儿上,准备操刀开干了。

  本来还想挺着那话儿调戏以下她的下面,没想到她那儿已经湿润了,一不小心全进去了。靠,那叫一个松啊,真的入伟哥所说,我就像那0。5mm的铅笔芯,她就是那0。7mm的自动铅笔啊。长时间没碰女人,那话儿已经挺拔得不成样子了,应该就是自己最高水平了,搞过妓女也没见过如此松的。

  怪不得要出来找鸭子呢,敢情家里那位满足不了她的。丽姐也不顾我的异常,依然很投入的期待我的动作。

  虽然兴致少了许多,但是还是想弄多点钱啊,看在钱的面子上,腰板也得动起来不是?被子是那种什么棉的我不知道,但是很薄的那种,外面的光线还是能透一些进来的,所以我的表情也得跟着配合着。

  机械的动作让人很累,也让对方乏味,于是我提议换个姿势。丽姐仿佛一直在期待这个时候,翻身把我压到下面,浑然不顾被子已经被扯到了地上。她半蹲者伸手试图把我那话儿塞到自己的下面,见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,又起身爬到床头的控制台把大灯关掉,只剩下一盏昏黄的床头灯。这个过程中她的下体再度上升到我的头部,离的很近,隐约能闻到一股骚味夹杂这TT的橡胶味,敢情得有点摩擦才有味道,呵呵。

  还好她没有要我用舌头,又蹲回到原位。我那话儿仿佛有点罢工的意思,眼看着要疲软下来,我觉着不能让她知道,于是主动伸下手要帮她塞进去。趁着这劲,我把自己那话儿套弄了个差不离的硬度,帮着她塞了进去。她一屁股坐在上面,伸手示意我坐起来一点,我只好将手背到身后支撑这坐了起来。

  她把双腿伸展开环绕着我的是身体,接着把双手环绕着我的脖子,开始疯狂动起来,那架势,比我猛得多。

  或许这样的摩擦真的会大许多,因为我仿佛感觉多下体像火一样发烫,她动作越来越快,绕着我脖子的手也越抱越紧,我今天第三次感到了窒息。她的喘息声越来越急,我也配合着她的节奏哼哼着。大约过了20分钟左右,她似乎没力气了,我只好坐直了身体,腾出手抱住她的屁股,兜着劲帮她,到后来她直管绷着自己的双腿,坐在我的手上,任我辅助她的身体了。

  丽姐的腿越绷越紧了,屁股上的肉都绷到快成两块石头了。我猜她估计快到了,于是加快了节奏,果然,她唏嘘着趴在我身上,我掌握不了平衡,她便压着我倒在床上,好一会儿也不愿下来。

  怪不得伟哥曾跟我说,千万不要轻易接过夜的活儿,时间长了受不了的。我算是体验到了,和这种少妇级别的女人作爱,真的是持久战,彼此感觉都不够强烈,紧熬慢熬到了高潮,人都已经像蒸了一整天桑拿一样,快蒸熟了。

  本来想着搞她一次,结果还是被她搞了,怪不得身边那些同行们天天跟女人打交道,为什么还是成天往鸡店跑了。这的确是个事实,常常有晚上没接到活儿的小伙子们成群结队上鸡店,还都是些150一炮的小店,钱挣得再多,那上点档次的妞也经不起几搞。

  丽姐在我身上趴了一会,起身去了卫生间,里面传来了洗澡的声音,看来我得解放了,难不成这一夜还要再洗几次?不会了吧,看看时间都夜里3点多了。

  丽姐只是简单冲了一下就出来了,内裤在床上,她出来边穿内裤边说,你也去冲冲吧。

  我提着自己的内裤进了卫生间,开始淋身子。真是流了不少汗,洗洗舒服多了。冲了个差不多穿上内裤就出来了,丽姐正在包头发,见我出来,说,去冰箱拿两罐啤酒出来。我边打开冰箱边问,这么晚了还要喝啤酒吗?果汁行吗?丽姐望了望我,说,那行。于是我给她拿了一罐橙汁,自己拿了一罐王老吉。

  俩人都靠在枕头上喝起饮料来,她突然又用那种很亲切的声音问我,困吗?

  我说有点,不过每天差不多就这个时候睡的。潜台词我想告诉她今天我不想再服侍您老人家了。她问我怎么睡这么早。我说还上班呢。一说完我就后悔了,那面馆的班还有啥好上的,这不就有5000块钱到手了嘛。

  上班?你还上班呢?在哪上班呢?她似乎很难理解做这个的还要上班。

  在一个电子公司做销售。我胡乱编造了一个。

  那你成天不是很忙?

  还好吧,销售也不用准时上下班的。

  你什么学历?

  大专没读完就出来了。

  丽姐说着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,说,我从来不给陌生人卡片的,觉得你听特别的,给张卡片你,不过别指望我能给你什么,只是觉得以后可能还有见面的机会罢了。

  我接过卡片,说了声谢谢。丽姐放下饮料,下床拾起被子,抖了抖,盖在我身上,说,早点睡吧。

  我好奇的问了句,您不睡吗?她笑笑说,每天都得应酬到这个时候,还不怎么困呢。

  丽姐似看非看地盯着电视,不再管我,我只好合上眼睛睡了。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已经第二天大亮了。感觉有点内急,于是起身准备去卫生间,可能是动静有些大了,丽姐翻了个身,似乎醒了。等我从卫生间出来,她说,起来了?

  我应了一声。

  丽姐打了个哈欠叫我帮她把包递过去,她从里面掏出皮夹,数出一沓钱,我趁这空开始穿衣服,她把钱递给我,说,这里是3000块人民币跟300块的美圆,拿着,可以走了。我疑惑着为什么还给美圆呢,她仿佛看出我的疑惑,解释说,现金就这些了,拿着吧。我这才伸手接过钱,塞进口袋,收拾收拾准备走人。走之前我没忘记从床头柜拿走丽姐昨天给我的卡片。

  走出酒店,感觉空气格外新鲜,这世界一下子在我眼里变得美好起来。摸摸口袋里厚厚的一沓钱,心情无比舒畅。

  【完】

百站百胜: